妻子药药

人妻小说   2021-07-31   加入收藏夹

今年夏天,應我的一個外國朋友之邀,和老婆一起去美國休斯敦玩玩。

那個朋友叫托尼,是我單位的同事,平時關係很好,也經常來我家做客,但是每次都對我老婆色色的,還有的沒的說幾句挑逗的話,因為它是外國人,外國人大概就是比中國人開放點吧,所以我和老婆也都不是很在意。

今年正好趕上我和托尼同時假期,便受他邀請,到他美國的家做客。

老婆早就想到諸如美國,英國,法國等地方去玩了,這次有了機會,興奮得不得了,在飛機上就不停的幻想著怎麼享受異國的旖旎風光,誰曾想最後她反而成了異國人享受的「旖旎風光」,這是後話,表過不提。

說說我老婆吧,典型的小型美女,今年27歲,160的身高,85斤的體重,直髮垂肩,我最喜歡的是她圓潤順滑的身條,一點多餘的肉都沒有,但又不顯得骨感(不像李霞那樣,整個一個柴禾妞),細細的腰完美的分割了上下半身。

因為畢竟比較瘦,胸不是那種呼之欲出型,是中國女性大眾尺寸──70B,但胸型很好,兩顆肉球誘惑的掛在胸前,彈性非常好,沒事我就喜歡一直手把玩一個。

上了床是很騷的,除了肛交,我們夫妻倆是天天性愛花色全爽一遍才睡覺。

老婆是大學語文教師,估計有不少學生用她做性幻想的對象呢!下了飛機,就見到托尼開著他的破車來接我們,打過招呼之後,便坐著他70年代的日本車往他郊外的家開去。

托尼很熱情,一路上不停的說著休斯敦的風情,也不停的誇我老婆,說休斯敦有兩個最厲害的中國人,一個最高的姚明,一個最漂亮的藥藥(藥藥是我老婆的小名,平時我都是這麼叫她,所以托尼也知道)。

說的藥藥高興得不得了,一路上不停的笑。

大約開了兩個小時,托尼在一座古樸的建築前停了車。

「到了,就是這裡,我的家。」

托尼說,「你們住在2樓,24小時熱水,比中國的賓館要舒服」。

老婆前前後後的看著周圍的環境,屋後有一個游泳池,前面是一片樹林,比中國的大密度居住要好得多了。

「老公,我太喜歡這裡了!周圍都沒有別人家」。

我摟著興奮的老婆,「好了,咱們要呆2周呢,先放東西吧」,我和托尼遍笑邊聊,把行李放到了我們的房間,另我吃驚的是,一進屋竟然有一個女人!是托尼的太太!!

要知道托尼在中國自稱沒有結婚的,公司裡漂亮的女孩,不知道被他上過多少了!托尼壞壞的衝我笑笑,我也一笑了之。

接下來的幾天,托尼和他的太太很熱情的帶著我和老婆玩遍了美國,托尼夫婦也真是開放,有的時候當著我和老婆的面,就愛撫起來,甚至做愛,我和老婆每次都是趕快走開。

弄得老婆每次都臉紅紅的。

當然,托尼還是有機會就色色藥藥,但我看得很緊,就知道到了他的地盤,他會放肆得多,所以他最多也就摸下藥藥的小腰,或是屁股。

直到假期還有3,4天,我們四人又回到了他家。

累了許多天,老婆很早就上床休息了,托尼就叫我到他們的房間喝酒聊天,剛喝幾杯,托尼終於說出了他的心裡話,他想玩玩藥藥,我的老婆。

「你又開玩笑了」

我笑著說,「還當著你太太」

我指了指托尼的太太。

「他說的是真的」

托尼的太太微笑著說「他每晚和我做愛,都說想插插你太太的中國小淫洞」。

天!嚇了我一跳,托尼的太太竟然也會說中文,我本以為她聽不懂,托尼才敢說的,而且這幾天來,她也沒說一句中文。

托尼的太太見我吃驚,竟然大笑起來,然後起身坐在我腿上,摸著我的肩膀繼續用她不流利的中文說,「當然,你也不會吃虧,今晚我渾身上下,都隨你用。」

我當時竟然不知道怎麼反映,只感到我的雞巴開始變硬。

托尼則壞笑幾下「珍妮,你嚇到我的朋友了」。

珍妮並沒有裡他,突然滑到了地上,迅速的掏出我還沒完全變硬的雞巴,雙眼媚騷的看著我,同時把雞巴含在了嘴裡,慢慢的吸著。

一股奇妙的刺激直上我的大腦,說實話,珍妮也是個美人,而且前突後撅,典型的歐美身材,這一幕,簡直和原來看得歐美毛片一模一樣!「怎麼樣,我太太的技術非常深愛五月天雞巴舒服不舒服?」

托尼一邊喝酒,一邊看著我。

「噢,托尼,叫珍妮停下來吧」

說實話,我並不想停,但我還是這麼說了出來。

「哈哈,珍妮,你遇到對手了,我的朋友對你不滿意啊」

托尼對他太太說道,然後轉過頭來對我說「來,中國朋友,喝酒,不舒服就向我投訴,」

便地給我一杯啤酒。

我生硬的接過啤酒,下體突然一陣強力刺激,原來托尼的太太聽到托尼的話,開始快速的吞吐我的雞巴,說實話,真是太爽了!雞巴上傳來的刺激,讓我無話可說,和托尼碰了杯,一飲而盡!托尼緊接著給我倒上。

這時,托尼的太太放慢了口交的節奏。

「你們……要……要喝酒……所以……我才……沒盡力……,不然,……你的朋友……沒法喝酒了……」

珍妮一邊口交,一邊看著托尼說,「我也……想要……你的朋友……做愛……你們,快喝!」。

我又喝了一口酒,我和一個同事聊天喝酒,這個同事的太太正跪在地上給我吸著雞巴,下體的刺激加上酒精的麻醉,多淫靡的畫面,突然一陣緊張,我意識到我快要射精了,珍妮似乎也發現了這個現象,雙眼盯著我,嘴上馬上加快了速度。

阿,好爽,我一手端著酒杯,另一隻手不得不去捏穩珍妮的下巴,精液決堤一樣噴進了珍妮的嘴裡,珍妮微笑著看著我,一直到我的雞巴不再一跳一跳的,才站起身來,迎面坐在我的腿上,張開嘴,讓我看到他把我的精液一滴不剩了吃了下去,然後拿過我的酒杯,喝了一口,喂到我的嘴裡,我喝到了混合著精液味道的啤酒。

「珍妮,你這個小騷包,今天你又得逞了,好好謝謝我的朋友」

托尼哈哈笑著說到,然後轉向我說,「我太太最喜歡喝別人的精液,光是我得還不夠」

同時作出一幅無奈的表情。

「謝謝,親愛的老公,但是,還沒有完呢」

珍妮摸著我的臉說。

「噢,騷貨!今天你還沒有被別人插入,就叫別人老公了!」

托尼假裝憤怒的說。

我終於騰出了一口氣,說道:「托尼,你知道,這樣……」

「噢,我的朋友」

托尼懊喪地說道「你還不打算讓我玩玩你的老婆嗎?我太太的技術和相貌身材,都是一等一的阿,別以為這樣就完了,你可以插她,怎麼玩都行,她今天也不會放過你的!」

「不是這個問題,托尼,你知道,我們是中國人,我想,我的藥藥不會接受這個的,你進房間,會被她打出來」

「我去試試」

托尼說「我看藥藥平時很前衛,我想應該不會拒絕,女人都是很騷的」

說完,托尼笑著指了指自己的太太。

珍妮這時,正用我的雞巴不斷的摩擦自己的陰部,看來珍妮這身睡衣下面,是什麼也沒穿了。

下體又傳來一陣陣美妙的感覺。

弄得我心思無法集中。

托尼見狀,便出了屋。

「托尼」,我叫道:不要傷害她!「哈哈,我知道了,朋友,你小心讓珍妮吃了」

托尼一臉淫相的出了屋。

珍妮還是那樣迷人的看著我,可以感覺到她的下身份泌出了及多的液體,看來托尼這個招數是很厲害的,我竟然看到有人要去侵犯我的老婆而不去阻止,想到這裡,下體似乎硬的發燙,珍妮不再摩擦,扶著我的雞巴,慢慢的進入到了她的身體裡。

說實話,我的雞巴在亞洲還算是大號的,但是在這裡,不知道是不是「小弟弟」了。

「珍妮,舒服嗎?」

我問「沒想到我的中國老公也有這樣的寶貝,我愛你」

珍妮說著,就開始扭動起來。

「真舒服,你很會做愛」

我說,「但是我的雞巴應該沒有托尼的大吧」

「嗯,但是很硬,比我用過得都硬,好像金屬一樣」,說話間,珍妮開始猛烈的動了起來,我也沒心情在說話,和老婆以外的女人做愛,還是個美國美人,太刺激了,我坐在凳子上,抱緊珍妮的大屁股,瘋狂的用我的雞巴在他的美國騷洞裡攪拌著,珍妮開始呻吟……但是很遺憾,這種感覺剛開始,就結束了,外面傳來了我老婆的驚呼聲,和托尼的道歉,藥藥果然急了,到處找我,我馬上整理了一下衣服,出去息事寧人。

不出我所料,鬧了個不愉快。

接下來的一天,藥藥幾乎不理托尼,大家見面都有些尷尬,我也不知道對藥藥說什麼好,不過看來托尼並沒把我和珍妮昨晚的事告訴藥藥。

再過一天,我們就要走了,托尼還是一幅賊心不死的樣子,時不時說他非常想好好玩玩藥藥,讓我想個辦法。

我也在慶幸,好歹老婆沒讓這個色鬼玩了,雖然我也插了幾下珍妮吧。

這時,托尼找到我,說馬上要走了,晚上請我們到這裡一個特色酒吧玩一玩,也算給藥藥賠罪,我和托尼對著藥藥說了半天,藥藥才同意一起去。

托尼一下就興奮起來,又恢復了他平時的詼諧,去往酒吧的路上,藥藥也不時地讓托尼逗笑,說了幾句話。

珍妮不知因為什麼事,沒有一起來,到也省得我看見她尷尬。

到了酒吧門口,托尼和門口的人說了幾句,又指了指我和我老婆這邊,那個看門的人望著藥藥哈哈一笑,給了托尼3張入場券。

托尼過來說,這個酒吧是會員制的,他說了半天,人家才同意讓我們倆也進去。

到了酒吧裡面,我才發現不一樣的地方,一個大廳,中間是舞池,周圍則是同心圓似的沙發座椅,放著不知什麼樂隊的搖滾,很大聲,根本聽不見說話,舞池裡幾個美國女人在跳著脫衣舞。

托尼帶著我們來到了最前面的一排,找了個兩人沙發讓我和藥藥坐下,自己做到一邊。

不久,就有服務員端上酒來,我要的是一杯普通啤酒,我老婆是一杯果味雞尾酒。

老婆湊到我耳邊(不這樣根本聽不到)說:「這裡是迪廳吧?哪像酒吧?」

我也同樣說到「托尼不是說是看表演的地方嘛,估計就是成人表演」

「你們這個托尼,太流氓了!要不是給你面子,我再也不理他了」

「好了,我的小寶貝,你看你今天不僅理他了,還穿得這麼性感給他看」

我調侃道。

「我才不是給他看的呢」

老婆一噘嘴,「我是給美國人民看的」

我哈哈一笑,看了看老婆,又看看托尼,托尼正聚精會神的看著舞池,我才發現,舞池裡的那幾個女人,造就脫的只剩絲襪了,並有幾個男的一起做出一些淫蕩的動作。

一共3對,有一對是女女,兩個人互相添著陰部,另外2對不停的變幻做愛的姿勢,但是沒有插進去,只是擺擺樣子。

慢慢的,我不自覺摟緊了我的老婆,老婆也看得又點不好意思了。

「你不是說你是給美國人民看得嘛?」

我說「還不下去脫光了讓美國人民看個清楚」

老婆被我說的嬌喘氣來「討厭」。

我也開始上下其手,實在忍不住了,我看見坐滿了人的酒吧裡,大家都在調戲著自己的女伴,有的沒帶女伴的,只好自己把手放在褲襠裡。

我老婆今天穿的一個低胸吊帶,下面穿的一個短得不能在短的牛仔短褲,我開始不停的摸老婆的大腿,並試圖從短褲邊上把手指頭伸進去摸老婆的陰唇,上面則隔著吊帶和內衣,揉著老婆的胸。

這個時候,突然音樂聲音變小了,一個主持人摸樣的人上來了。

「好了,各位,我是你們的老朋友,史密斯。

現在8點整,表演就要開始,看看我們美麗的小姐,這屁股,這胸,這騷穴「,他一邊說,一邊用手拍著那些女人的敏感部位,然後來到一個金髮美女的身邊,用手摸著她的生殖器說」有沒有人對我們的艾麗斯的這裡感興趣?5美元就可以過過癮「台下一邊呼叫聲,但大多數都是沒帶女伴來的,那個叫史密斯的主持人挑了5個人上台,轉身讓那個叫艾麗斯趴在地上,摸著她的胸說到」可愛的小母狗,我找了5個傢伙來XXXX,今天你準備好了嗎?「

那個女人沖那五個人一笑,對主持人說到「很好,主人,我要看看他們的傢伙夠不夠大」。

接下來台上的表演我沒有看到,因為我的老婆突然把嘴湊了過來,雙腿跨騎在我身上和我狂吻了起來,手還不停的隔著褲子摸我脹大的雞巴,我只好回應吻著老婆,一隻手解開了他的牛仔短褲,從屁股後面直接摸到了他的小肉洞。

「沒穿內褲,小騷貨」

我對老婆說到。

「是你不讓我穿的,放進去,老公~」

「今天你很騷,親愛的」,我發現老婆今天比平時激動得多,大概是這裡氣氛的影響吧,我感到從藥藥的小穴裡面流出了非常多的淫水,幾乎弄濕了我整個手掌,而且還在不斷的分泌,我不停的用中指在藥藥的小穴裡進進出出,發出「噗嘰,噗嘰」的淫水聲。

另一隻手去摸老婆的胸,竟發現,老婆雖然還穿著吊帶上衣,但是裡面的內衣卻沒有了,而托尼站在一旁,一手拿著老婆的黑色內衣晃著,一邊對我笑,「我的朋友,我幫你省去了一個麻煩,你要怎麼謝謝我呢?」

托尼說。

這個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把藥藥的內衣給解了,因為沒有肩帶,所以很容易解掉。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舞池那個女人在不停的被那5個男人姦淫,騷洞和肛門都插著一個雞巴,嘴裡含著一個,手裡還一手一個。

而周圍的觀眾,也都和自己的女伴幹起來了,有的竟然是2個男的一起奸一個女的,也不知道是哪個人的女伴。

然而還有一大部分男人沒有發洩的對象,有的看著別人做愛,有的衝著台上得人大喊一些髒話,也有的在觀眾席上遛來遛去。

「托尼,這裡太亂了,希望不要出事」

我有點擔心。

「噢,胡,放心吧,這裡有這裡的制度,沒人敢胡來,除非他不想活了」

托尼說。

這個時候,老婆不停的扭動屁股,想讓我的手指插入更深,「老公,我想要,我想要~」

「你今天太騷了,藥藥,可是這裡……」

「不嘛,人家想做愛,你給我~」

藥藥說著,便去脫自己的牛仔短褲,看來老婆今天情緒高漲的真不一般,我從沒見過她這麼急,但是小短褲很緊的裹在老婆豐滿的屁股上,又多了我的手,根本脫不下來。

「美人,我來幫你」,這時,一個黑人不知從哪冒了出來,拿著剪刀一下剪開了短褲,一把拽在手裡。

藥藥流了太多淫液,短褲上粘粘的一大片,那個黑人看著藥藥的大屁股,用舌頭把短褲上的淫液全部添進了嘴裡,「噢,東方美人,真好吃,好味道,ve rygood!」

藥藥不懂英語,但是聽得懂最後那個verygood,不好意思地回頭沖那黑人一笑,便又迫不及待的來解我的褲子拉鏈。

那個黑人還沒有走,伸手摸了摸老婆圓滑的肩膀,對我說到「你的女友很棒,很騷,需不需要咱們一起來滿足他?」

說完,便伸進吊帶裡摸起了老婆的乳房。

天啊,剛才老婆的內衣讓托尼拿走,這下這個黑人起不完全無阻擋的掌握了老婆的嫩胸!!

「噢,老兄,你的東方騷貨的乳房很好玩,摸著真舒服!」

那個黑人說到。

我馬上拿開了他的黑手,「對不起,我們不需要別人幫忙」,我雖然這麼說,但是剛才的情景,讓我的雞巴受到了相當大的刺激。

那個黑人聳聳肩,不情願的拿著藥藥的短褲走了。

看來這裡還真是有些規矩的,我也放了心,當著這麼多人玩自己的老婆,想想就刺激。

「別凶,老公……」

藥藥這時已經拿出了我的雞巴,不停的用手刺激著它,「別管他,我要你…

…「說實話,我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周圍都是做愛的聲音,都是女人的淫聲浪語,我早就想好好幹幹我這個小騷老婆了!!

我抱著老婆的大屁股往前一挪,對準她的騷洞「噗」的一聲查了進去。

老婆發出了一聲滿足的長歎。

「啊……啊……,加油,老公……」

藥藥不停的前後扭動著自己的小蠻腰,屁股一晃一晃的控制著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裡面攪動,「啊,老公,阿……」

藥藥閉著眼睛,發出誘人的淫叫。

托尼則坐在了剛才藥藥坐的地方,近距離看著我的老婆在我身上瘋狂的做愛。

「胡,我沒有猜錯,你老婆果然是個騷貨,你看她現在這個淫樣,那天真應該奸了她,我想只要插進去,她就老實了」

托尼解開褲子,露出他的大雞巴,用手不停的擺弄著。

說實話,托尼說得沒錯,藥藥很敏感,只要有東西進入體內,就只能乖乖的讓人干了。

「你太騷了,藥藥,你的肉洞真的很舒服,套弄得我很爽,你是個怎麼幹也幹不夠的小騷貨!」

「對,阿……,我是小騷貨,你的小騷貨……,阿,幹我,使勁……阿……」

「嗨,胡,珍妮沒來,你也不讓藥藥照顧照顧我」

托尼加快了擺弄自己雞巴的頻率。

而我的老婆現在完全沉浸在性愛裡,由前後擺動,換成了上下套弄我的雞巴,這下,就發出了「啪嘰,啪嘰,啪嘰」的聲音。

「托尼在看你呢,你還這麼騷,還讓你也幫幫他呢」

我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說,只是覺得這麼說很刺激。

「阿,阿,啊……」

老婆還是一下一下套弄著我的雞巴,「托尼,是,是……流氓,阿……加油,老公,我,不給他看,阿,……也不給他幹……,他可以……,阿,自己拿一點水水用……」。

真沒想到老婆能想到這麼一招,女人淫蕩起來真是無可救藥。

而托尼則像得到聖旨一樣,迅速把手伸向我和藥藥的結合處,不停的撫摸著藥藥被我插著的生殖器,揉著藥藥的陰唇,有時還碰到我的雞巴。

大概托尼還覺得不過癮,另一隻手從前面刺激著藥藥的陰蒂。

藥藥一下變得更加亢奮了,「阿,老公,不要讓托尼弄我……,不要阿……,幹我,老公,加油……啊,托尼,加油……」老婆竟然喊出了讓托尼加油,我真不敢相信,藥藥已經完全狂亂了,「阿,老公……,托尼……,不要那裡……,啊,不要托尼進去……」,原來,托尼一手揉著老婆的陰蒂,一手沾滿淫水愛撫藥藥可愛的小屁眼,並慢慢的把食指插了進去。

雖然我不太願意,但是畢竟也插了他的老婆,也不好說什麼。

藥藥的淫洞讓我控制著,托尼也就能玩玩藥藥那從未觸碰過的小屁眼了。

「阿,老公,托尼,加油……,加油……」

托尼聽到讓他加油,更來勁了,飛快的揉著藥藥的小陰蒂,後麵食指不停的在可愛的小屁眼裡面攪動,我也雙手托著老婆的兩瓣屁股,盡量往兩邊分,好讓托尼的手指頭更方便進出老婆的小屁眼,同時盡量快的一上一下的幫助老婆套弄我的雞巴。

這個時候,我突然聽見主持人說:「各位會員,請大家欣賞一下這裡……」

隨著話音,我覺得周圍亮了起來,原來是一盞聚光燈照到了我們三個,藥藥卻一點也沒發現。

「今天有一對我們的東方朋友,看樣子他們一點也不比我們差,大家可以好好看一看東方女子淫蕩起來的神態,他們好像玩得很過癮,但是還差那麼一點點,哪位先生願意過去在幫幫他們?我想這位東方美人會用高潮來回報大家」。

頓時,有幾個人就迫不及待的跑了過來,那個黑人第一個湊了過來,一把撕掉了藥藥的吊帶外衣,這下,藥藥便一絲不掛的照耀在燈下了,光線很強,藥藥的裸體一覽無餘!「噢,多麼細膩精巧的後背,」

那個黑人摸了一把,對我說,「朋友,我們得到主持人的允許,過來幫你」

我雖然不願意讓藥藥被他們摸,但是現在這種場合,我也無能為力了。

那個黑人從倆邊腋下伸手抓住了藥藥的胸,「非常軟,很棒,有彈性」

黑人邊說邊揉,那雙大黑手和藥藥較小柔弱的嫩白乳房形成鮮明的對比,藥藥的胸被大黑手揉捏成各種形狀,還不時刺激著藥藥那兩粒早就挺立的乳頭,看得我血脈奮張。

另有兩個人一人一邊,分別拉過藥藥本來纏在我脖子上手臂,垂直向上提起,一起幫助藥藥在我的雞巴上作起活塞運動。

我只好把好藥藥的腰,卻根本不用用力了。

「啊,啊……啊,老公……,好舒服……」

我感到藥藥快高潮了,看來主持人說得沒錯,藥藥很快就會用高潮來回報這些玩弄他的陌生人。

「那裡舒服啊?藥藥?」

托尼一臉壞笑得問到。

「啊,啊……舒服……,加油,……胸舒服……,」

「啊哈,再說我,我會加油的,小賤貨……」,說完,那個黑人更加不憐香惜玉的抓捏起老婆的嫩胸來。

「啊,啊……老公……怎麼這麼多手……不要……不要他們揉,胸會抓壞,啊……我……啊,……加油,老公,小洞洞舒服……,啊,屁屁舒服……」

「是小屁眼舒服,叫淫蕩的小屁眼」,托尼還不放過調侃藥藥,「和淫蕩的騷洞」。

老婆狂亂得不知所措,不過好歹還提到我插的小騷洞也舒服,沒讓我丟面子。

「啊,托尼……加油……老公……,幹我,干我……嗚,嗚……」

原來,又有一個人站在了沙發上,用手捏住藥藥的下巴轉向他那邊,把他的大雞巴插進了藥藥的小嘴裡,所以藥藥最後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了。

而藥藥似乎根本不在乎是誰,只要有個雞巴在嘴邊,她就會自動含進去。

我從沒想到過,竟然有這麼多人同時玩著我美麗的老婆,現在,藥藥的騷洞裡,嘴裡個有一個雞巴,胸被一個黑人揉捏得不成形狀,陰蒂和小屁眼在托尼的手裡不停的被玩弄,而老婆看起來除了享受,還是享受,而且玩著她肉體各個部位的人也都興致盎然,看來藥藥的本性對於這種場面是非常合適的。

「嗯,嗯……,啊……啊……」

老婆吐出了嘴裡的那根雞巴,大叫起來,「啊……,老公,加油……托尼……,加油……,大家加油……,干我……,我愛你們……,干我……」我們隨著老婆的叫聲越動越快,「啊──,啊──,啊──────」

老婆終於發出了三聲長長的消魂的呻吟聲,高潮了,上身猛力的向前挺起,形成了一個弓形,陰道裡激烈的收縮,淫水如同決堤般噴了出來,我們在老婆的感染下,表現出不同的亢奮,我火熱的精呼呼的液噴向藥藥的騷洞深處,從沒射的這麼痛快過,托尼的雙手一隻被噴了一手的淫水,另一個食指被藥藥的小屁眼緊緊夾住,不停的顫抖,黑人似乎用了最大力來抓揉,黑色的雙手深深的鑲嵌在老婆白嫩的胸裡,那根不知道誰的雞巴,本已經離開了藥藥的小嘴,但還是射了,又多又濃的精液掛在老婆的眼睛上,鼻子上,嘴邊上……。

老婆看來以前和我做愛,從沒有達到過這麼高的高潮,兩眼空洞著望著我,慢慢的趴在了我的身上,可以感到藥藥整個肉體還在不停的微微顫抖,只有那兩個舉著藥藥胳臂的人意尤未盡,其中一個一把拍在了藥藥和我的交和處,弄了些淫水放在嘴裡舔著,另一個把那不知道誰的精液從藥藥的臉上一點一點用手指頭刮進藥藥的嘴裡,藥藥媚眼微瞇,回過頭衝他淫蕩的笑著,同時允吸著他的手指,把刮過來的精液統統吸進嘴裡,嚥了下去。

那個黑人因為藥藥趴在我懷裡,不能再抓著他的乳房了,戀戀不捨的撫摸著藥藥光滑的後背。

「多麼精彩」,主持人說到「誰想得到一個瘦小的東方女人,能有這麼大的淫蕩力!!

和我們的美國女人不同,東方女人別有一番味道,我剛才都想上去操一操了,多動聽的呻吟阿,剛才高潮的淫叫,簡直比我用麥克的聲音還大,當然,也比我叫得動聽,大家感謝東方朋友給我們帶來的新感覺「。

觀眾一陣哄笑,加上稀稀落落的掌聲,這時,燈光才從我們身上離去,從新回到主持人那裡,而剛才,我和我的老婆,上演了一出淫蕩的真人秀。

我才發現,大多數人早已停止做愛,專心的看著剛才我們的表演了。

我和藥藥這裡重新恢復了昏暗,藥藥過了好一會,才勉強不再顫抖,從我的雞巴上拔出來,側坐在我的懷裡,面衝著托尼。

「老公~」

藥藥淫蕩的叫我「剛才好舒服,好像有好多人玩我呢」。

「是啊,小寶貝,還有這裡所有的人都看著你讓6個男人一起姦淫,你表現得很好,很淫蕩,讓他們大飽眼福,還很滿足呢!」

「討厭~」

藥藥拍了我一下,「今天我就是想做愛,瘋狂的做愛,我還想要~老公」。

「小騷貨~,我愛你」

我不自覺地和老婆濕吻起來,才想到剛才老婆吃了人家的精液,但是感覺反而更刺激,一點沒有想停止的意思。

這時,舞台上是一對英國夫婦,在表演sm,剛才聽主持人說他們是這裡的常客了,幾乎每週都來幾次,每次都上台表演,丈夫喜歡和這裡隨便一個男人一起調教她的太太,那個稍微有點肥胖的英國女人,上次還連續被整場的男人操了一個遍。

這時,老婆看見托尼用沾滿自己淫水的手不停的套弄自己的雞巴,不好意思地扭過了頭,我摸了摸老婆剛才被黑人弄得有點紅紅的乳房,說「你看托尼,剛才要不是他刺激你的小屁眼和陰蒂,你恐怕不會得到那麼高的高潮」。

「就他最壞了」,老婆看著托尼一下一下的弄著自己的雞巴,說「老公,你給我報仇,剛才他玩人家屁屁,現在有點疼了~」

托尼聽見,連忙說「藥藥小寶貝兒,剛才可是你讓我加油!使勁~」

托尼邊說,邊學著藥藥剛才的聲調。

「討厭~」,藥藥撲過去給了托尼的大雞巴一拳,「打死你,叫你不老實」。

托尼故作疼痛地說「我的好藥藥,給我解決一下他就老實了,他可從那天開始就一直因為你而廳裡阿!」

「好藥藥了」,托尼說著,便拉住藥藥一隻手,放在了自己的雞巴上。

「呀,好大~」,老婆叫到。

的確,作為美國人,托尼的雞巴比我的要大一點,也要粗一點,雖然我的已經不算小了。

老婆用手攥著托尼的雞巴,不知如何是好,回過頭看著我。

「想怎麼感謝托尼這些天得照顧?我的好老婆?」

我想今天我是豁出去了。

藥藥顯然自打攥住著根大弟弟起,就沒打算放下,真不知道今天藥藥為什麼這麼淫蕩。

「可以嗎?老公」,我,我想……「,藥藥不好意思地說到。

「真的想嗎?」

藥藥點了點頭,我微微一笑,表示默許,托尼則激動地衝我不停的壞笑。

我想,藥藥的淫洞,馬上就要填上她從未試過的大型號雞巴了。

藥藥用手上下套弄了一會,便一口含了進去。

藥藥頭在托尼那邊,下半身卻還在我腿上,我順勢把藥藥放平,撫摸著剛才別我和托尼分別蹂躪過的兩個小淫洞。

「好大,一下放不進去」

藥藥說著「嗯,老公,不要停,屁屁有點疼……小洞洞也要」

托尼顯然很享受,畢竟多年夙願得以實現,對我說到「你的藥藥口活還要提高,以後回北京我會慢慢教她,當她的性愛老師」

說完享受的笑了起來。

「別想」,我說到「就這一次,是不是,藥藥」。

藥藥舔著托尼的馬眼,「嗯,我想,要是回到北京,除了老公,還有一條小弟弟讓我玩,我會很高興的」,托尼一聲歡呼,「但是,」

藥藥補充道:「要爭得我老公同意,還要有我老公在,我才見你」。

我長出一口氣,雖然藥藥的話仍然讓我吃驚,但是還算沒讓托尼在我面前得逞,托尼早就想和我老婆又一腿,一直就沒實現,要是以後隨時能玩上藥藥,非壓在我頭上不可,公司裡,我可是他的上司。

藥藥慢慢的已經能把三分之二的托尼的雞巴放進嘴裡了,開始不停的允吸。

托尼則享受的看著自己的雞巴在藥藥的小嘴裡不停進出,一隻手還撫摸著藥藥順滑的長髮,「小寶貝兒,早讓我玩了你多好,現在還不時一樣?好吃嗎?」

「好吃,誰叫你……嘖嘖……早沒……嘖嘖……讓我看見你小弟弟……」

藥藥又有點來騷勁了,一邊吸的嘖嘖有聲,一邊和托尼調情。

我則發現藥藥的小騷洞裡,又有一股股的淫水流了出來。

托尼似乎也沒想到藥藥如此配合,不停的撫摸著藥藥的後背,慢慢又滑到屁股上,突然猛地一托,把嬌小的藥藥一下從我這裡摟到了他的懷裡。

「阿~」,老婆嚇了一跳,「幹嘛你,死托尼,硬搶別人老婆阿~」,藥藥蜷縮在托尼的懷裡,簡直和一個精緻的中國玩具一樣。

「我的小老婆~,讓我抱會嘛,胡不會生氣的,你現在是我的」。

托尼衝我笑笑,雙手把著藥藥的腰部,一下把藥藥舉了起來,「胡,快來幫我」,托尼叫到,我一下明白了托尼想做什麼,起身走到藥藥面前,把藥藥雙腿打開。

托尼的大雞巴直挺挺的立著,托尼一下又把藥藥放了下了,正好把藥藥插在自己的大雞巴上。

我嚇了一跳,畢竟托尼的雞巴要比我的大,一下全部插入,藥藥受得了嗎?

「啊──」,藥藥大叫一聲,緊接著一陣顫抖,死命抓住我的手「啊,啊,啊啊,啊,啊」

──竟然第一下插入就又來了一次高潮!!

「哈哈,爽不爽?小老婆?叫我老公」

托尼又開始調戲藥藥。

「啊,啊,好舒服,不要……不要叫老公,托尼,好舒服」

托尼見狀,立刻把藥藥不停的舉起,放下,讓自己的大雞巴在藥藥的小肉洞裡翻雲覆雨起來。

剛才藥藥是面對我坐在我身上,這回則是背對托尼,被當作玩具上下插入。

「快,快叫,我的小老婆,叫我什麼?」

藥藥那裡受得了這個,突如其來的被干,還一下就這麼強烈,「啊,啊,不要,托尼,托尼老公,我愛你,幹我,……使勁……啊」

──我猜藥藥就會叫托尼老公,今天好像藥藥只屬於性愛。

托尼壞壞的衝我笑笑,「你的老婆真好玩,又滑又嫩又精緻……小騷逼裡原來是這個感覺,很舒服,把進去的東西裹的很嚴實,從龜頭到根部,真爽,我第一眼就知道你老婆是個極品逼,一直想幹,今天終於讓我插了,以後還讓不讓我的大雞巴插阿,我的小老婆?」

「啊,啊,啊……你,你欺負人,這麼……插人家,啊……老公,對不起……我不行了,啊,托尼老公,使勁干我……啊,」「快說,還讓不讓我XXXX?」

「讓,讓你操,啊~~~,我的好托尼老公……插我啊,干我……以後天天讓你幹,你什麼時候想,……什麼時候想幹我,都可以……啊……」。

我懷疑藥藥的高潮一直沒有退去,藥藥說著這些話,讓我竟然興奮得不得了,雞巴又立了起來,也顧不得托尼壞壞的眼光了,一下把雞巴放在了藥藥的嘴裡。

藥藥扶住我的胯,略帶歉意地看了看我,便認真地允吸起我的雞巴來,但是托尼的雞巴實在是給了藥藥太大刺激,感覺藥藥的全部精力都在下面,兩個胸也被托尼頂的上下翻飛。

我看見那個黑人又發現了這裡,匆忙跑了過來,我往旁邊站了站,那個黑人一下趴在藥藥的下體,雙手扶著藥藥的大腿,往陰蒂上猛舔了起來。

這一下,整個酒吧,又聚焦在我們這裡,而那對夫婦的表演則沒有人看了,這個時候,一個服務生走了過來,「對不起,托尼先生,我想你知道這裡的規矩!」

托尼對那服務生笑了笑,說道「好的,我會停止,但是要先讓這個黑人離開吧!」

服務生叫離那個黑人,黑人很無奈的看著我的老婆,眼裡滿是遺憾,服務員看看我們,小聲對那個人說了句什麼,黑人一下興奮了起來,看著我老婆的樣子都快流出口水了,也不知道服務員說了什麼。

托尼則不在大幅度的幹著我的老婆,而把他抱在懷裡,一手一個,玩弄著藥藥的奶子。

我也坐回了座位。

「怎麼回事?」

我問托尼。

「噢,胡,我早說過,這裡都是有規定的,現在的時間是要看表演,休息一下,可以適當的玩一下自己的女伴,為呆會的最後瘋狂作準備,剛才咱們玩的太凶了,尤其那個黑人一過來,把大家都吸引過來了,這樣違反了規定。」

「嗯~那你就適當的玩我一下嘛,剛才那麼猛,突然停下,我,我還想……」。

藥藥慢慢的說道,並不停的扭動著自己的下體。

看來要要喜歡上了讓大雞巴插入的感覺。

「噢,我的小老婆,可以,沒問題,我的雞巴好玩嗎?違反規定是要被罰重款的,但是剛才實在控制不住了,你太有意思了,小騷貨~」。

藥藥和托尼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調情加做愛,托尼把玩著藥藥的乳房,不時吸吸美麗的乳頭,下面則慢慢扭動著雞巴,好讓自己的大雞巴在藥藥的陰道裡旋轉著。

藥藥則看著我,一臉滿足的表情,「老公,我真的很愛你,啊……」,也不知道,是在叫我,還是在叫托尼。

這回換我在一旁打手槍了,真不是個滋味,自己的老婆叫別人把玩著。

「托尼,呆會的『最後的瘋狂’是什麼?」

我無趣的問道。

托尼享受著我的老婆,看著我,一臉神秘「噢,呆會你就知道了,保證讓你爽到極點,噢,又夾我,小老婆,呆會你也會爽的一輩子都忘不了。」

托尼這個傢伙,還故作神秘,真是讓我生氣,這個時候,藥藥突然把頭歪了過來,拿起我的雞巴,給我口交。

「嗯,對不起,我的親老公,今天我太放縱了,對不起~」

還是自己的老婆好啊,我肉體和心靈上都舒服多了,雖然藥藥的下面還插著托尼的大肉棒。

「我愛你,好好玩吧,但是以後也要吃我的精液~」

──藥藥以前從來不肯吃下我的精液的。

藥藥點了點頭,這根雞巴大概太熟悉了吧,藥藥很容易找到我的興奮點,沒倆下,我就一瀉千里了,藥藥先伸出舌頭讓我看著上面的精液,然後淫笑著吞了下去,接著,我們倆又是一個濕吻。

托尼很壞的使勁插了藥藥兩下,藥藥呻吟著離開了我,回到了托尼的雞巴上。

「討厭~,人家和親老公……,啊,不要,……」,顯然托尼又在老婆的陰道裡使壞了。

「快叫我,小老婆~」

「嗯~~,托尼老公,啊,舒服~~」

老婆看來真被這支大肉棒給迷住了。

托尼示威似的也把嘴湊了上去,和藥藥來了個饒舌,也不管藥藥剛剛嘴裡還是我的精液。

這個時候,走過來了幾個穿制服的工作人員,對托尼說著什麼,然後又轉過頭來問我:「先生,我們想請這位藥藥小姐作為下個節目的嘉賓,會有豐厚的現金回報,不知道你是否願意?」

我呆了一下,看看托尼,托尼聳聳肩,我又看了看藥藥,這裡的節目想都想得到,不知道當嘉賓會不會有什麼不妥。

托尼這個時候只好不情願的把雞巴從藥藥的陰道裡面拔出來,藥藥低呼了一聲,我可以看到同時有不少淫水隨著流了下來。

有個服務員忍不住摸了一下藥藥的屁股,托尼過來對我說:「胡,藥藥能被選上嘉賓是很不容易的事,這裡幾乎人人想被選上,而且報酬是很豐厚的,沒什麼危險,我保證,我可還想回到北京上班呢」。

我表示還要問問藥藥,我叫過藥藥,對她說了他們的意思,並說嘉賓也有可能被拖下水干兩下。

藥藥表示沒問題,如果有人幹她,對今天的她來說簡直太好了,但是要穿上件衣服,那幾個服務員笑了笑,說不用穿也行。

我只好把我的外衣給藥藥披上。

藥藥和那幾個服務員走了,半路還有人伸出手捏下藥藥的胸,或是摸下藥藥的屁股,顯然,藥藥成了這裡的名人。

其實我還是希望藥藥陪在我身邊的,但是今天她的確和平時不同,成了一個淫蕩的女人,似乎隨時都渴望有人能夠幹她。

我和托尼坐回了原位,托尼的雞巴上,還有著大量的藥藥的淫水。

「藥藥真是太爽了,胡,尤其是那個能把整個雞巴箍的狠緊的騷洞,呆會她會得到最大的滿足,你能娶到這麼個老婆,一輩子開心了。」

「最大的滿足?行了,托尼,今天你可爽了,珍妮還不知道呢吧」

「哈哈,珍妮」

托尼大笑道:「她時常提你的硬雞巴沒給她操過癮呢,改天你要補上,不然珍妮要說我一輩子。」

真搞不懂這夫妻倆,不過想想要是還有個珍妮玩,也深愛五月天畢竟也是個美女。

這個時候,舞台上燈光從新亮起,那個主持人竟然抱著藥藥走了上來,藥藥雙手環抱著那主持人的脖子,狐媚的瞇著眼微笑著,嘴上似乎還有一些白白的東西。

那個主持人把她放在了場地中間,對大家說到:「各位,咱們的這位美麗的中國美人接下來要帶給在座的所有人一份從肉體到精神的大禮,要和咱們這裡最紅的一位母狗──珍妮進行一場特別的問答遊戲!」。

「珍妮?」

我看著托尼問道。

托尼哈哈笑了笑,說「珍妮是這裡的兼職人員,她在這裡的名氣非常大,報酬也非常豐厚,所以只是每個月來一次,或是四五個星期來一次就夠了,而且我每次來這裡,都是免費的~」。

──我這才明白,珍妮為什麼今天就沒見到人影,看來今天是她的工作日。

「今天真幸運,你不要再玩你的老婆了」,我上面一個粗粗的男性聲音說到,「是問答遊戲,很難得看得到,很少表演,這次還有個東方小妞,一定非常有意思。」

我不免有些擔心,很少表演?會不會刺激的過了頭?要是像SM這些東西作用在我的藥藥身上,她一定受不了。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藥藥穿了點說不上什麼東西的衣服,一件皮製紅色抹胸,緊緊地把藥藥可愛的小乳房包裹著,連乳頭都崩的一清二楚,下身一件小小的蓋不住屁股的紅皮裙,腳上登著高跟的紅色靴子,別的就什麼都沒有了,頭髮顯然經過打理了,直直的垂在兩肩,藥藥看到我,揮手打了打招呼,並走了過來,趴在我肩上用她那強磁性的聲音低聲對我說:「他們在後台就想玩我,尤其是那個主持人,真色,不過我沒同意,用嘴給他解決了。」

「寶貝兒,我知道了,你的嘴邊還有一些東西」

我笑著指著藥藥嘴邊的那一點白白的精液說到。

「噢,真討厭,他射了好多,都嗆到我了。」

藥藥一邊說,一邊用手把殘餘的一點精液弄到嘴裡吃了,然後和托尼打了個招呼,又上了舞台。

「藥藥真淫蕩,胡」,托尼看著一蹦一跳的上了舞台的藥藥,說「又淫蕩,又可愛,又天真,我怎麼也想不到這三個詞語能用到同一個人身上,真太有意思了,你真應該早叫我操上她。」

那個主持人這個時候隆重的將珍妮引入舞台,珍妮一身絲製束腰內衣,把雙峰托的高高的,那金色長髮末端正好蓋在上面,黑色絲襪和高跟鞋更突出了修長的大腿,手上帶著黑色的,連到小臂的鏤空手套,周圍都是口哨和尖叫聲,我看看托尼,他一臉的自豪神態。

珍妮一上台,就圍著最前排走了一圈,和一些人打著招呼。

看那那些人都想現在就在珍妮身上洩洩火,但是珍妮一一躲開,只讓2個人摸了一下自己的胸脯。

走到我和托尼這裡,珍妮迷人的衝我笑著,不禁讓我想起了那天晚上,珍妮湊過來和我來了個濕吻,用手摸了摸我剛放進褲子裡的雞巴,周圍馬上一陣哄鬧。

「玩得盡興,胡,托尼!」

珍妮說完,也回到了舞台中間。

舞台上多了兩個高腳凳,酒吧常見的那種,珍妮坐了一個,主持人摸著藥藥的屁股,把她引向了另一個高腳凳。

藥藥正好背衝我們這邊,我看見她回頭看了我一眼,似乎有點緊張,似乎對珍妮的出現有點吃驚,又似乎對剛才珍妮和我的接吻有些不滿。

我苦笑了一下,女人啊,剛才還被大家玩成那樣,現在老公稍有過分,就放在心上了。

現場的音樂完全停止了,大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舞台上。

主持人拿了一個盒子在手裡,對大家說:「這個盒子裡是什麼呢?我會出一個問題,倆位美女誰先答對,那麼,這個盒子裡的東西,就要放在另外一位美女的身上,作為懲罰~,兩位,聽清楚了嗎?」

珍妮馬上點了點頭,而藥藥則在身後的男人對她說了些什麼之後,也向主持人點了點頭。

看來,藥藥身後那人懂得中文,正在做翻譯。

「聽好問題,第一個問題很簡單,全球銷量最多的保險套是什麼牌子的?」

「DUREX」

珍妮答道,並沖藥藥笑了笑,說道:「杜蕾絲」。

台下響起一些零碎的掌聲。

我發現藥藥身邊的翻譯似乎還沒把話翻譯完,這顯然對藥藥是不公平的,不過我倒肯定,藥藥根本不知道這道題的答案。

主持人和翻譯小聲交流著,並給了翻譯一份題卡,看來他們也要保證出題的同步行了。

「非常可惜,我親愛的中國美人,你必須帶上這個盒子裡的東西」,主持微笑著打開盒子,從裡面拿出了一個大號的震蛋。

台下一片哄笑。

藥藥則不好意思地回頭看看我,撅了撅小嘴,伸手拿過震蛋,自言自語地說道「這個怎麼放阿」,翻譯卻最快時間把這句話給翻譯了出來。

主持人馬上面向觀眾說:「現在,我們可愛的中國小姐,她不知道怎麼使用這個寶貝,有誰願意幫助她讓這個東西方在它應該在的地方?」

台下一片哄笑加自告奮勇,主持人最後選了兩個最後面的男人上台來完成這個任務。

藥藥有些不知所措,其實我也知道,藥藥覺得當著這麼多人放這個進去很不好意思,只是隨便一說,結果讓主持人和翻譯聯合給陰了。

就說放一個震蛋,也用不到兩個人阿。

那兩個人走到藥藥面前,接過手裡的震旦,打開了開關,震蛋一陣嗡嗡聲,一個人把藥藥的雙腿打開,因為藥藥坐在高腳凳上,紅色的皮裙又很短,這麼一來,藥藥的生殖器就完全暴露在那兩個人的眼前,另一個滿臉歡笑的看著藥藥的小騷洞,用手在那裡不知幹著什麼,因為藥藥是背向我這裡,我看不見,但是誰也都想得到,他正玩弄著藥藥的陰唇,或是陰蒂,藥藥突然阿了一聲,看來那人的手指頭放了進去,開始不停的抽動著,藥藥雙手馬上扶住身邊的翻譯,以防從高腳凳上掉下去,「啊,……啊,……」,藥藥開始呻吟。

主持人馬上走了過來「噢,這位先生,請馬上把這個東西放進去,你這樣下去,我們的中國小姐會愛上你的手指頭的」。

那人哈哈一笑,台下也傳來了少許笑聲,便把手指頭從藥藥的陰道裡抽了出來,放在嘴裡吸了一個乾淨,然後一伸手,把一個小雞蛋大小的震蛋塞進了藥藥的體內。

然後主持人最大程度分開藥藥的雙腿,就著高腳凳轉了一圈,讓大家都看到震蛋完全沒進了藥藥的騷動。

看來是內置電源式的,因為我沒有看到有電源線和開關柄在外面,只看到藥藥的騷洞口有些鼓。

那倆個人下台的時候,我還聽見他們說藥藥很騷,裡面早就全是淫水了,而且騷逼非常緊,以後也要找個中國妞來玩玩。

主持人又拿上了一個東西上來,而藥藥整理好小皮裙,低著頭,雙手緊緊按在小腹上,看來震蛋帶給她的刺激非常大。

「看,我們的中國小姐現在多麼迷人,全力享受著那裡的快感」

主持人說到:「不過,請聽好下一題噢~」,主持人調戲的看著藥藥,藥藥還了一個勉強的微笑給他。

「最佳的受孕方法是什麼?」

,同時,翻譯把問題翻給了藥藥。

「我知道!」

藥藥抵抗著下體帶來的快感,勉強說到「計算受孕日期,老公射完後要把屁屁抬起來,讓精液流進去,最好不要馬上尿尿,啊……」。

最後一聲,顯然和問題無關。

主持人看看珍妮,走過去對珍妮說「那我們的珍妮女王是怎麼看這個問題的呢?」

珍妮還是迷人的微笑著,「計算好受孕日期,然後讓藥藥騷洞朝天,插上一個漏斗,找來盡可能多的人,讓他們每人把自己的精液灌入藥藥的身體裡,我想,要比他老公一個人的精液更容易受孕。」

說完,珍妮壞壞的看了看我。

台下一陣吵鬧,伴隨著熱烈的鼓掌聲,主持人衝著藥藥搖了搖頭,看那意思這題又算是藥藥輸了。

藥藥的幾聲反抗,也淹沒在吵鬧聲中。

主持人請大家安靜,然後拿出了盒子中的東西,是一個紅色的皮質狗項圈。

我輕歎一聲,看來他們就沒打算讓藥藥答對題,因為珍妮是一身黑,顯然不配這個紅色的項圈。

主持人繼續念盒子裡的一張紙條,說是要帶著這個項圈,在半個小時內,讓人牽著,像狗一樣爬到觀眾中,讓入場券尾號分別是11,22,33,44,55,的5個男人射精到身上的不同部位,才算完成。

翻譯對藥藥說完,藥藥吃驚的看著那個項圈,又回過頭看了看我和托尼,我發現藥藥臉上,除了吃驚,還有興奮。

托尼大喊道:「沒問題,藥藥,看你的了!」

──這個托尼,我看著他。

主持人把藥藥從高腳凳上報了下來,讓她趴在地上,熟練的給藥藥帶上了項圈,也順理成章的成了牽著藥藥的主人。

他先帶著藥藥在舞台上轉了一圈,藥藥經過我這邊時,眼神裡充滿了性的慾望和淫蕩,別忘了,現在藥藥體內,還有一顆震蛋在嗡嗡作亂。

主持人牽著藥藥走入了觀眾席,燈光則緊緊跟著兩人。

藥藥由於是爬行,小皮裙又太短,白白的小屁股幾乎就是暴露在外面,不斷有人用手拍在上面,嘴裡叫著「fuck」。

不一會,藥藥的小屁股就微微泛紅了,看來找到了一個,主持人牽著藥藥停在了一個胖胖的中年男人身前。

那個人自動的掏出雞巴,摸了摸趴在身前的藥藥的順滑的黑髮,說道:「東方母狗,很好,很有味道,你打算怎麼讓我出精?」

藥藥根本也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只是抬起上半身,抓住那人的雞巴就吃了起來,主持人把買殼放在藥藥嘴邊,好讓藥藥吃雞巴的聲音傳遍大廳。

藥藥很努力的吃著那個胖男人的雞巴,胖男人一邊回答主持人提出的關於感受的問題,一邊探身用他的大手隔著紅色皮質抹胸揉捏藥藥的胸部。

「真他媽爽,這個東方小母狗」,那胖男人說到:「好好吃我的雞巴,哈哈,就是奶子沒咱們美國女人的大,不過真他媽堅挺,瞧著小乳頭硬的」。

大概過了5,6分鐘,那胖男人一聲低呼,趕緊抽出幾把,把白花花的精液全部射在了藥藥的臉上。

直到主持人牽著藥藥走到下個人面前,那胖男人還在不停的說著藥藥有多爽。

第二個男人時,藥藥也採用了口交的方式,大概用了10分鐘才讓那個人射在了藥藥的香肩上,到了第三個人的時候,主持人看了一眼時間,叫過翻譯告訴藥藥她還有8分鐘完成這個項目,不然的話她的報酬就要減半了。

藥藥正給一個西服男人口交,聽完後顯然著急了,和翻譯說了點什麼,主持人立即說到:「好,咱們的中國小母狗請另外兩位一起來」。

很快的,另外兩個人就來到了藥藥面前,一個顯然喝多了,另一個怎麼看也是個未成年的男孩,藥藥起身讓主持人幫她把那個折磨了她半天的震蛋從陰道裡拿了出來,然後仍然像母狗一樣趴在地上,撅起屁股,焦急地看著他們,那個酒鬼馬上把半瓶威士忌倒在了藥藥的屁股上,然後挺起大雞巴,噗哧就插了進去,藥藥立刻呻吟了起來,不過好歹藥藥還記得時間不多,立刻抓住那個男孩的雞巴放進了嘴裡,那個酒鬼雙手掐著藥藥的腰,一下一下猛烈的幹著我的好老婆,把藥藥的屁股撞得一晃一晃的,老婆一邊順應著後面的撞擊,一邊交換吸著小男孩和西服男人的雞巴,主持人則忙碌著收集著各個部位的淫聲。

又過了幾分鐘,藥藥淫蕩的眼神裡多了些許焦急,她騰出空對酒鬼說:躺下。

翻譯急忙說給酒鬼,酒鬼聽話的拔出雞巴,躺在地上,藥藥立刻爬到他身上,把自己的小騷洞對著那根雞巴套了上去,然後盡量撅起屁股,回頭對翻譯說:「那個男孩的小,讓他干我後面的洞洞!」

,翻譯說完,男孩興奮的抓住自己的雞巴,沾著藥藥自己的淫水,趴在藥藥背上,噗啾一下,干進了藥藥的小屁眼。

藥藥一邊給西服男人口交,一邊從嘴裡冒出陰聲蕩語:「啊……,啊……,嗚,嗚,嗚……,啊……干我……干我……fuckme……,大家fuckme……」

──天呀,藥藥竟然說出了幾句英文,還是我第一次聽藥藥說英文呢。

畢竟是歐美的大雞巴,這下還一下三根,藥藥的承受能力真的出乎我的意料,藥藥瘋狂的配合著他們三人,使勁收緊騷洞和小屁眼,努力吃著嘴裡的雞巴,終於,西服男人先射了,白白的液體從藥藥嘴邊流了下了,今天藥藥的小嘴,不知道吃了多少精液了,大概是西服男人滾燙的精液刺激,藥藥開始高潮了「啊--,好爽,插我下面……,後面……,啊──,啊──,啊────」

藥藥又一次達到了高潮,小屁眼和小騷洞裡劇烈的收縮,也讓酒鬼和男孩同時達到了高潮……主持人高聲宣佈,藥藥按時完成了任務,現在這條中國小母狗的的每個洞裡,都有著男人的精液,並讓翻譯對還在餘韻中的藥藥說即使沒有按時完成,也不會扣掉她的報酬的,我看到藥藥嫵媚的衝著主持人無力的說了句什麼。

主持人牽著藥藥慢慢的爬回了舞台,準備開始下一輪的問題。

我心裡那叫一個心疼,藥藥今天連小屁眼都讓人給通了,也不知道藥藥現在疼不疼,那裡我都沒有碰過,也只有托尼剛才用手指頭玩了玩。

托尼也是一幅不甘心,說早知道剛才就干了藥藥的處女屁眼!藥藥回到了舞台上,看來有些疲憊,主持人提醒藥藥她不可以再坐凳子了,因為她現在是一隻小母狗,而且,震蛋還要重新放回騷洞裡。

藥藥只好撅起屁股,任由主持人磨磨蹭蹭的把震蛋重新放進自己的陰道,然後由翻譯牽著,側坐在凳子旁邊的地上。

看藥藥的表情,震蛋現在仍然帶給她非常強烈的感覺,而臉上,肩上,大腿等等部分遺留的精液已經成了精斑,使藥藥渾身上下更顯得嫵媚淫蕩。

「請問:兩男兩女分別患有四種不同性病,現在只有兩個避孕套,兩個男的要分別和兩個女的做愛,並且不交叉感染,請問怎麼辦?」

主持人問到。

太好了,這個問題我原來在網上看過,也和藥藥說過,這道題藥藥應該能答出來。

果然,珍妮皺了皺眉,陷入了深思。

藥藥想了一會,便大聲說道:「男1帶兩個套套弄女1,然後除去外層套套弄女2,男2帶外層套套弄女1,然後不摘,再套上男1的套弄女2」。

說完得意的看了看珍妮。

「噢,」

主持人驚歎道,「非常好,聰明的中國女人,噢,不對,現在是中國小母狗~」

說完沖藥藥笑了笑,「完全正確」。

這回珍妮倒霉了,她按照盒子內紙條上所寫的,被迫露出了所有的性器官:把兩顆大乳房從束腰內衣的罩杯中掏了出來;把黑色的內褲脫了下來扔到了觀眾席,並順便來了個激情舞蹈,台下又是一陣口哨和歡呼聲,最後,還要帶上一個黑色的項圈,由主持人牽著趴在了高腳凳的旁邊。

「噢,我怎麼覺得都是計劃好的?」

我問托尼。

「哈哈,胡,本來就是這麼計劃的,這個成人酒吧的目的就是變著方兒的玩弄女人,男人爽了,女人自己也舒服」

托尼說到,「尤其是珍妮,她一個月才露一次面,名氣又大,當然要讓大家見點真東西,不過為了吊足會員的胃口,珍妮很少被干,但是今天看來危險了,因為藥藥把所有人的雞巴都逗起來了」

我無奈的笑了笑。

現在大家的情緒慢慢的被台上的兩個美麗淫蕩的女人越帶越高,我真怕他們會不顧一切的衝上去輪姦了珍妮和藥藥,不過,我似乎又希望能看見這樣的場面,只要藥藥不被傷害。

「大家看到了,這兩個有趣風騷的,一紅一黑的兩隻小母狗,」,主持人牽著珍妮說到,「噢,不能總是牽著她,我的同事也是」

他指了指牽著藥藥的翻譯,繼續說道:「所以,我們會找兩個人上來牽著這兩個美麗的小母狗~」。

話音未落,台下就滿是想上場的人在大聲呼喊。

「不,不,大家不要吵」,主持人說「還是要通過猜題來決定,一人一個題,猜對的小母狗呢,可以自己選一個主人,猜錯的就要由我──,來指定一個人」。

主持人等大家安靜下來以後,蹲在珍妮的身邊,用手撫摸著珍妮一隻大乳房,珍妮立刻學著狗的樣子要去咬主持人的手,主持人驚呼一聲,台下一陣哄笑,主持人看著媚眼微睜的珍妮,說道:「我先給我們的明星──珍妮小母狗來出題,記住,這是一個浪漫問題:手指會進入我,當你煩躁的時候你會玩弄我,最好的男人一直會有我。

請問,這個『我’是什麼「只見珍妮從地上慢慢的爬起來,故意誇張的扭動著屁股,慢慢的,慢慢的,向我爬來。

而且,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笑著,珍妮那似般潤滑的金色長髮,胸前沉甸甸的掛著的一對豐滿的大奶子,被黑色絲襪襯的更加白皙的,左右扭動的大屁股……

,我的雞巴飛快的從褲襠裡彈了出來(剛才看藥藥被幾個美國大雞巴一起姦淫的時候,實在難受,就拉開了拉鏈打手槍,後來拉鏈就沒拉回去,所以雞巴一硬,就彈出來了)。

珍妮爬到了我面前,衝著我的雞巴吹了口氣,沒有用手,直接用嘴吃了進去,不停的使我的雞巴在她嘴裡面撞擊,然後依依不捨的突出我的雞巴,回頭對主持人說:「他就是我的主人,主持人先生,那個『我’是戒指。」

「珍妮」,托尼說,「你終於如願了」。

珍妮趴在地上,沖托尼舔了舔舌頭。

「噢,我美麗的小母狗珍妮,你真聰明,」

主持人說,「這位先生也好運氣,請牽著你的小母狗一起上台!」。

我看了看藥藥,她正撅著小嘴看著我。

我衝她笑了笑,便牽著珍妮來到了台上。

「那麼」,主持人又走到藥藥的面前,在藥藥的生殖器上摸了一把,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弄得藥藥低聲呻吟了一聲,便接著說,「我們的中國小母狗,這是一個安全性的問題,什麼單詞以f開頭,k結尾,並且有讓人興奮的意思?」

翻譯剛譯完,藥藥便脫口而出「fuck」。

──台下又是一陣躁動,多是用下流的話說著藥藥。

主持人作了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很遺憾,這是一個安全性的問題,答案是:救火車firetruck」。

登翻譯給藥藥譯完,藥藥雖然覺得不公平,畢竟藥藥不懂英語,但是也說不出什麼。

「那,按照規定,我將指派一個主人給你,放心,保證是你喜歡的,我的中國小母狗~」

主持人接著請上了一個人──竟然就是那個一直想玩藥藥的黑人!我說那個時候,怎麼他們在笑呢,估計那個黑人應該付了些錢。

「噢,終於等到了,我的東方美人狗,」

那個黑人興奮得從翻譯手中接過了繩子。

可以看到他的褲襠裡,那個大雞巴就快忍不住了。

接下來,就是珍妮和藥藥這兩隻美麗的小母狗給主人寬衣。

珍妮不愧是老手,脫得我馬上就想給她就地正法;而藥藥則鬥氣似的要多淫蕩有多淫蕩,看樣子非要把珍妮比下去,台下也滿是對她們表演的歡呼聲,倒是成全了那個黑人,不停的撫摸著藥藥身體的各個部位。

當藥藥脫下黑人的內褲時,驚叫了一聲,我也下了一跳,那個雞巴又黑又大,以前只在毛片裡見過,沒想到真的能有小孩的手臂那麼大!但願沒有這個東西插藥藥的節目,我心想。

「怎麼?擔心了?」

珍妮套弄著我的雞巴說,「沒關係的,我想藥藥完全能對付,更大的我也用過,老公~」。

我對珍妮做了個沒關係的表情,但多少還是有些擔心,我想這個大傢伙一定會讓主持人設計到藥藥美麗的小騷洞裡去。

這個時候,主持人宣佈下一個遊戲:兩個漂亮個小母狗並排趴在地上,各自的主人從後面姦淫自己的寵物,同時回答問題,只需要回答『是’或』否’,誰回答都行,90秒的時間,回答正確多的勝出,會有意想不到的禮物,而錯的則要受罰。

規則宣佈完,主持人從藥藥的小騷洞裡取出震蛋,表示暫時不再需要這個了。

我們兩個把珍妮和藥藥牽到舞台正中,讓她們並排趴好,然後盡量把屁股抬高,我們倆則跪在她們身後,準備好。

那個黑人興奮得不得了,對我說終於能玩我的女友了,從沒想到東方女人又這麼大的吸引力,他從一看見藥藥,就想幹她了。

我則讓他慢一點,他的傢伙太大了,不要弄傷了藥藥,不然我會請求終止的。

藥藥終於對我笑了笑,說我還算想著她。

一聲令下,我和那個黑人一起把雞巴插入前面早就待插的騷動。

藥藥的身體承受能力讓我吃驚,那個黑人的雞巴先進去一個頭,再進去三分之一,藥藥分泌的超大量的淫水,使得那條大雞巴在第四下的時候,完全沒入了藥藥的陰道。

「啊,啊,啊,啊,啊,啊,……」

──藥藥不出所料的高潮了,今天已經是第四次了,全身高速的顫抖著,短促而高頻的呻吟聲伴著大量淫水從誇張撐開的陰道邊緣噴射出來,弄得黑人的蛋上,肚子上,大腿上都是,而藥藥竟然流出了眼淚,鼻涕和口水!「啊……,我愛你……,啊,啊……,我愛你老公……,我愛黑雞巴阿……」,藥藥狂亂的都不知道自己在喊什麼了,一說話,口水不停的噴了出來,那個黑人立刻探身把嘴湊上去,瘋狂的喝著藥藥的口水,還不停的舔著藥藥臉上眼淚,鼻涕,只要是藥藥身體裡流出來的東西,這個黑人都盡可能一滴不剩的吃下肚。

「太爽了,我的東方母狗,我愛你,嫁給我吧!我要干你一輩子」

──大概是藥藥的陰道帶給了他太大的刺激,竟然當眾求婚了。

「各位快看,這個中國母狗正在享受到極樂!!」

主持人說,「這是不多見的場面,後面的可以看大屏幕,太震撼了,哦,我們的中國騷貨失禁了,多麼美麗淫蕩的液體啊,大家不要錯過,一輩子也不一定能碰上女人達到這種高潮!」

的確,藥藥下體流出了尿液,那個黑人淫穢的用手把能抓到的尿液又塗到藥藥的屁股上,然後抓住藥藥兩臂,把藥藥上半身拉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向前挺胸的弓形,藥藥便回頭和黑人狂吻了起來,黑人還不時將沾了尿液和淫水的手指伸入兩人繞舌的嘴裡,共同享用。

在主持人的唆使下,大家如饑似渴的看著藥藥的